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熊大熊二小说网 ->奇幻·玄幻 ->盖世简介
听书 - 盖世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留后患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蛛城,通天商会分部。

    进阶到魂游境的秦雲,搓着手,一脸谄媚的笑容,从高勤手中接过一个翠绿手镯。

    秦雲一粒心神念头,逸入手中的芥子手镯,等看到里面井然有序地,摆放着药草和各种色泽的汁液时,他眉开眼笑,连连道谢,“虞少爷说了,他是向通天商会暂借,回头连本带利归还。”

    商会主事朱沛凝,含笑点头,“等虞渊从那湖心岛出来,请见一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

    秦雲将翠绿手镯收起,躬身一礼,就此退走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

    商会的高勤,摸着下颚,若有所思地说:“虞渊清单上罗列的药草,那些罕见的汁水,都是炼药用的。他去了一趟暗月城,回到那湖心岛以后,就安排秦雲找我们,急匆匆地借些药草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沛凝还没答话,高勤自问自答,“他不会要炼药吧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呢。”朱沛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高勤扯着嗓子怪笑起来,“虞渊那小子,难道还是全才不成?他又修炼煞魔宗的炼体之术,又以如此快捷的速度,冲进到入微境,哪里还有闲暇钻研炼药?炼药的门槛,比修行都高,可不是人人都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事实,炼药师比修行者,更为罕见,更难入门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朱沛凝眉头微皱,“不过虞渊这小子,处处透着古怪。他呢,既然和虞蛛关系紧密,蟒后徐子皙又给他撑腰,他找商会借些药草,倒是不担心还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不怕。”高勤点了点头,“我收到消息,莫砚在魔月帝国扶植了玄月城的高家,让那高正兴替代了辕莲瑶,成了新的城主。我们和高正兴没来往过,他当了城主,会不会妨碍商会?”

    “高正兴没那个力量,但他背后的莫砚,如果存心和商会过不去,还真就有点麻烦。”朱沛凝说到这里,也觉得头疼,“莫砚的来头太大,商会也不愿轻易开罪。他在暗月城,别做的太过分,该忍就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莫砚的父亲,在魔宫仅次于魔主的那位元神强者,高勤同样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幽火流毒阵”遮掩起来的湖心岛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五颜六色的瘴云涌动,一道夜色下飞掠而至的魂影,在湖心岛上空云簇处停留。

    岛上端坐着的,以灵识梳理自身,细致感受入微境各种精妙的虞渊,霍然睁眼!

    心念微动,一簇簇五彩

    瘴云,竟敞开了一大片空间。

    虞渊冷哼一声,凝望着鬼鬼祟祟的,以阴神而来的杜旌,“深更半夜,你以阴神来此,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荒神大泽内,杜旌也和阴媚宗的瞻云,龙漾,檀鸳、沈飞晴一道儿,散落在剑狱。

    他从剑狱走出,一众邪魔大枭恐惧那座邪恶神像,一哄而散时,杜旌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神像的邪魂进入自己的识海小天地时,他本可以杀了杜旌,但却没那么做。

    杜旌,毕竟是他前世的药奴,他自己不动手,任由杜旌自生自灭,没想到这杜旌,以残存的一尊阴神形态,竟然真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活下了,还从大泽离开,找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找死的。”

    杜旌的阴神,就停在高空的剧毒瘴云上方,不敢往下再冒进,他看着涌动着的,五颜六色的云簇,神情有点复杂,“我侍奉的那位主人,就精通此类炼化剧毒云团,布置阵列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虞渊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杜旌幽幽一叹,望着下面的虞渊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裂衍群岛时,你和那位赤魔宗的女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虞渊心一跳,脸上没任何异常,只是以漠然眼神,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和赤魔宗的那位,乔装打扮了,可这也没什么用。”杜旌凝望着他,压低声音,说道:“是铜老钱,将我的那具身体,从岛上槐树林驱赶的。铜老钱,和你,还有辕莲瑶一起回的蛛城,我都打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虞渊眉峰一沉,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,可还是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早该猜到的。”

    杜旌这具略显怪异的阴神,在“幽火流毒阵”上方四处张望着,说道:“虞蛛,最早从碧峰山脉冒头,在阴风谷开始展露力量。庇护阴风谷的,就是‘幽火流毒阵’,后被弄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番沉默后。

    杜旌再次开口,“你该是在碧峰山脉的某处,得到他的传承吧?然后你去了飞霞岛,从祖安的手中,得到了那把钥匙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虞渊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呼!呼呼!

    浓稠如墨汁的乌黑烟云,骤然从岛中一处飞天,瞬间裹着了杜旌的那尊阴神,将杜旌给扯入湖心岛内部。

    乌黑的烟云,带着腐蚀魂灵的毒素,缓缓渗透杜旌的阴神。

    杜旌骇然失色,显然没有料到,在剑狱才抵达入微境的虞渊,竟能如此精妙地驾驭“幽火流毒阵”,用专门针对魂灵的瘴气烟雾对付他。

    哧哧哧!

    杜旌的阴神,在那乌黑烟云内,迅速消融起来。

    “虞渊!你既然得到他的炼药传承,被他给认可,我愿侍奉你,认你为新的主人!”杜旌的阴神,在烟云内大呼小叫,哀求着他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湖心岛,不是在“幽火流毒阵”内部,虞渊在失去煞魔鼎,和那剑鞘后,是奈何不了杜旌的。

    偏偏杜旌不知死活,以为他这具阴神游荡而来,可以轻易脱身。

    “侍奉我为主?”

    虞渊皮笑肉不笑地,看着杜旌逐渐消融的阴神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杜旌的忠诚,我听说过一点。抱歉,我不需要你侍奉我,我只需要你死就行。”

    不管杜旌如何哀求,裹着他阴神的乌黑烟云,始终在侵蚀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从荒神大泽逃出生天的杜旌,就在芜没遗地的湖心岛,在“幽火流毒阵”内部,被剧毒腐蚀了魂灵,使得所有存在的痕迹,都从这方天地消失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杜旌最后一粒魂念,在那乌黑烟云爆灭时,虞渊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那一粒魂念内,有荒神的气息,悄然透露了一霎。

    就一霎……

    可虞渊却知道,远在大泽的荒神,该是早就留有一点魂念,藏在杜旌的阴神内部,通过杜旌看到了自己的作所作为。

    杜旌,一具体魄在裂衍群岛的那座无名小岛,在槐树林,等候着自己的传人现身。

    阴神则潜隐在大泽,被荒神庇护。

    这说明,在杜旌的身上,该是有什么地方被荒神看上,所有才允许杜旌在大泽内。

    现在,他借用“幽火流毒阵”抹杀了杜旌,荒神则在暗中看到了这一切,会不会影响他后续,找荒神讨要煞魔鼎,剑鞘,还有深入剑鞘底部的剑魂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虞渊脸色阴晴不定,再也无心修行下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一袭红裙的辕莲瑶,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,飘逸地落向湖心岛外沿的湖畔,心生感应的虞渊,解开“幽火流毒阵”的封禁,导引辕莲瑶入内时,就见到这位曾经的城主,眼神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虞渊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和那莫砚,争执一番后,进行了一波魂力的碰撞,吃了点闷亏。”辕莲瑶很是气恼,“莫砚执掌着伽罗魔刀,比在裂衍群岛时,又强了一筹。他让高正兴当暗月城的城主,也就算了,还要你们虞家,将前几年从黄家得来的领地和矿山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虞渊喝道:“又是莫砚!”

    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